当前位置:尚合彩票 > 禅宗 > 禅宗文化 >

艾美国际娱乐城:裴休宰相与高僧的法谊

[禅宗文化] 发表时间:2017-03-06 作者:网络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尚合彩票 www.q7s6k.cn 裴休宰相与高僧的法谊

  裴休(79l―864)是宣宗朝的一代名相,字公美,河内济源(今河南济源)人。晚著名书法家,曾官至礼部尚书,封河东县子,赠太尉。在宪宗时,他任兵部侍郎兼领诸道盐铁史,后晋升为中书侍郎和宰相。他在为相期间,积极改革漕运积弊,制止藩镇专横,取得了多方面的政绩。晚年遭贬任荆南节度使,被贬之后潜心研究尚合彩票经典。裴休不仅博学多能,而且工于书法,擅长绘画和诗词,是代多才多艺的宰相。与代其他很多宰相不同,裴休宰相还是一位严持戒律、深究佛典、真修实证的虔诚佛教信徒。据《旧书·裴休传》记载:“(裴休)家世奉佛,休尤深于释典。太原、凤翔近名山,多僧寺。视事之隙,游践山林,与义学僧讲求佛理。中年后,不食荤血,常斋戒,屏嗜欲。香炉贝典,不离斋中;咏歌赞呗,以为法乐。与尚书纥干皋皆以法号相字。时人重其高洁而鄙其太过,多以词语嘲之,休不以为忤。”这段记载说明,裴休宰相家族世代信奉佛教,裴休本人受家庭影响对佛教经典有很深的研究。裴休还经常游览名寺古刹,与很多佛门高僧往来密切,相互间常愉快地谈论佛理。作为一个在家居上,裴休宰相在中年之后,不近女色,坚持食素,严格持戒,诵经礼佛,过着近似出家人的修行生活。在平常日子里,他还经常唱诵诸佛菩萨赞偈,将此作为学佛的乐趣。当时朝中很多人都嘲笑他过于沉迷奉佛,裴休对别人的冷嘲热讽都不以为意,依然我行我素。

  裴休宰相在为宫期间曾与很多高僧往来频繁,关系密切。这些高僧中以黄檗希运禅师、沩山灵佑禅师和圭峰宗密禅师最为有名。

一、与黄檗希运禅师法谊

  裴休最早结识并来往的高僧为黄檗希运禅师?;崎尴T遂Γ??一855)是代著名禅宗高僧,因长期在江西宜丰黄檗山弘扬禅法,因而别号“黄檗禅师”?;崎揿τ啄瓿黾矣诨崎奚?。受戒之后行脚四方,广参诸方善知识。他在游历京城时,受到高僧指点,往参百丈怀海禅师,成为南岳下三世传人?;崎揿ο群笾鞒止饕朔峄崎匏?、钟陵龙兴寺、安徽宣城开元寺、泾县宝胜寺等名刹,还在江西万载县创光化院、延寿院、崇信寺等梵刹。虽然住持和创建过很多寺院,但黄檗禅师始终以宜丰黄檗寺为常住道场,并最终圆寂于此?;崎揿υ布藕?,唐宣宗赐谥“断际禅师”。他所作的开示、法语、偈颂由其皈依弟子裴休集为《黄檗传心法要》上下卷,并由弟子裴休作序刊行。

  裴休与黄檗禅师结识于代长庆年间(82l一824)。当时裴休初中进士,到大安寺行香礼佛,观赏寺内廊壁间的画作。他询问寺僧说:“是何图相?”

  寺僧回答:“是高僧的真仪。”

  裴休反问:“真仪我是看到了,可是高僧何在?”寺僧无言以对。

  裴休再问:“这里可有参禅之人?”

  寺僧于是请来在寺中挂单的黄檗希运禅师。裴休问黄檗禅师说:“我有一个问题,可否请禅师开示一语?”黄檗应允。

  裴休于是重述前言,禅师厉声道:“裴休!。裴休应诺。禅师疾声逼问:“在何处?”裴休当下心领神会,如获至宝。于是延请黄檗禅师进入府中,执弟子之礼。自此之后,裴休无论做京官还是地方宫,都与黄檗禅师保持密切的交往。

  武宗会昌二年(842)裴休在钟陵县(今江西进贤县)迎请黄檗禅师上山,将其安置于龙兴寺,以便早晚向黄檗禅师问道。在这期间,裴休还将黄檗禅师与自己的日常对话编辑为《黄檗山断际禅师传心法要》(简称《传心法要》)在佛门中流通。

  《传心法要》是黄檗禅师禅学思想精华集中反映,也是习禅者不可缺少的指导书。其禅学内容主要包含两个方面:一是“即心是佛”的思想?;崎奕衔?,一切众生都有佛性,都能成佛。只不过众生心不清净,充满妄想烦恼,一旦烦恼断除,清净心生起来,当下即能明心见性,即所谓“即心即佛”。二是“无心是道”。“无心是道”中的“无心”,是指没有妄想执著和分别之心。一个人若没有妄想烦恼,内心清净无染,自然能够见道了。众生之所以不能见道,就是因为妄想烦恼太多。

  大中二年(848),裴休到宛陵(今安徽宣城)为宫,又将黄檗禅师请到开元寺居住,以便就近随时问道。裴休又将这个时期两人的相互问道纪录为《黄檗断际禅师宛陵录》(简称《宛陵录》)。这两部书是禅门中重要的经典,是研究黄檗禅师和裴休佛学思想的重要史料。

  裴休还根据与黄檗禅师谈禅内容撰《传心偈》一章。裴休亲为《传心偈》作序云:“予于宛陵、锺陵,皆得亲黄檗希运禅师,尽入心要,乃作偈尔。”

  裴休与黄檗禅师还有诗歌酬唱。一日,裴休作了一首诗呈给黄檗禅师,表示自己要以黄檗禅师为师,以便深入学习佛法奥义。诗云:

  自从大士传心印,额有圆珠七尺身。

  挂锡十年栖蜀水,浮杯今日度漳滨。

  千徒龙象随高步,万里香花结胜因。

  愿欲事师为弟子,不知将法付何人?

  黄檗禅师随即应和一首诗歌作为回答。诗云:

  心如大海无边际,口吐红莲养病身。

  虽有一双无事手,不曾只揖等闲人。

  黄檗禅师在诗中表达了自己甘愿担当弘扬佛法重担,广泛度化一切世间众生。但同时也表示,自己作为出家人,会保持出家人平等待人的本色,绝不会应和逢迎世俗权贵?;崎揿ρ酝庵馐撬?,自己并不会因为裴休是官场中人就特别对待。

二、与沩山灵佑禅师法谊

  裴休与沩仰宗祖师灵佑禅师也有着密切的往来。沩山灵佑禅师(77l一853)是代高僧,俗姓赵,福州长溪(今福州)人,沩仰宗的创始人之一。他与仰山慧寂禅师共同创建了沩仰宗。灵佑禅师十五岁跟从建善寺法常律师出家,后在杭州龙兴寺受戒。不久到江西百丈山亲近百丈怀海禅师。有一次,怀海让他拨炉灰,看有火没有,他拨后说没有,怀海往深处拨,拨出几颗火星展示给灵佑看,灵佑当下大悟。

  灵佑禅师在百丈禅师门下做典座多年之后,应司马头陀的邀请来到沩山(今湖南宁乡县境内)弘扬禅法。灵佑初来乍到,面对杂草丛生,荆棘充满的荒地,并没有退缩,而是带领弟子披荆斩棘,白手起家,经营沩山道场。经过多年的勤奋劳作,又加上寺院附近信众的鼎力护持,几年之后,一座殿阁庄严的禅宗道场终于初具规模。

  就在沩山灵佑禅师建造沩山道场期间,时任潭州刺史和湖南观察使的裴休居士,听说灵佑禅师在沩山修建道场,弘扬沩仰宗禅法,于是慕名前往拜望灵佑禅师,从此与灵佑禅师建立了深厚的法谊。据《佛祖统记》记载,大中二年(848),裴休任宣州刺史,见到天下有很多寺观多为官僚所占据,僧众无法尽兴佛事活动,于是就上奏皇上加以整顿。朝廷遂下令“诏从所请,令今后不得居止”。大中年间,裴休任潭州刺史、湖南观察使,得知灵佑禅师在此重兴梵刹,于是前往亲近。裴休还积极号召广大信众积极捐款捐物支持灵佑禅师修建道场。他本人则捐了干余亩良田供养灵佑禅师,以满足僧众的饮食需求。寺院建成之后,皇帝御赐“密印禅寺”匾额。此后,裴休在沩山亲近灵佑禅师,听从灵佑禅师的禅法开示,成为虔诚的佛弟子。不仅如此,他还广招天下高僧云集沩山,相互探讨禅法奥义,以使沩仰宗风发扬光大。裴休不仅从物质上,而且在弘法方面都给予灵佑禅师积极的支持和?;?。尤其是在会昌法难期间,裴休更是千方百计?;ち橛屿γ庠馍撕?。由于裴休消极地执行会昌法难政策,使很多僧人受到了庇护。

  会昌法难之后,宣宗即位,下令恢复佛教。裴休亲自用自己的车舆迎请灵佑禅师重新回到沩山住持道场。沩山成为十方禅子向往的禅宗大丛林,灵佑禅师在此弘扬禅风达四十年之久,成为万众景仰的沩仰宗祖师。灵佑禅师在大中七年(853)圆寂,享年八十三岁。裴休还亲往祭奠。懿宗咸通四年(863),朝庭赐谥“大圆禅师”尊号及“清净”塔额。

三、与圭峰宗密禅师法谊

  裴休与华严宗五祖圭峰宗密禅师(780一841)也有深厚的交谊。圭峰宗密禅师,号宗密,世人称为“圭峰禅师”。禅师俗姓何,果州(今四川西充县)人。宗密七岁开始研读儒家经典。十八岁开始茹素断荤,跟从禅门高僧学习经论,还以在家弟子身份担任复讲工作。二十八岁时跟从道圆和尚剃度出家,潜心研习禅门心法。

  宗密出家两年后,道圆便为他讲授杜顺和尚所著的《华严法界观门》。宗密深受其中华严哲学思想的影响。元和五年,宗密在襄汉恢觉寺聆听澄观的弟子灵峰讲授澄观的《华严经疏钞》,心生欢喜,发愿毕生弘扬这部经典。元和六年,宗密来到洛阳,礼敬惠能弟子荷泽神会的祖师塔,并驻锡永穆寺讲授华严教义。讲毕,信徒泰恭自断一臂庆祝自己听闻此法。

  此后,宗密修书澄观法师,汇报了自己学习华严教典的心得,表达了渴望亲近澄观修学华严学的诚恳愿望。澄观收信后,当即回函表示愿意收宗密为弟子。宗密在澄观门下,精进修学华严教法,深得华严个中三昧。在澄观圆寂后,宗密继主华严法席为华严五祖。

  裴休与宗密的来往是在宗密弘扬华严宗期间。裴休不仅跟从学习华严教义,还积极应王峰宗密之邀为其佛学著作作序。裴休为宗密著作撰写的序文有《圆觉经序》、《华严经法界序》、《禅源诸诠集都序》等,从裴休所作的这些序文中,不仅可以看出裴休深厚的佛学功底,也能深深地感受到他对宗密禅师的敬仰之情。如《圆觉经序》云:

  终日圆觉而未尝圆觉者,凡夫也;欲证圆觉而未极圆觉者,菩萨也;具足圆觉而住持圆觉者,如来也。离圆觉,无六道;舍圆觉,无三乘。非圆觉,无如来;泯圆觉,无真法。其实皆一道也。……圭峰禅师得法于荷泽嫡孙南印上足道圆和尚,一日随众僧齐于州民任灌家,居下位。以次受经,遇《圆觉了义》。卷末终轴,感悟流涕。归以所悟告其师,师抚之曰:“汝当大弘圆顿之教,此经诸佛授汝耳!……休常游禅师之阃域,受禅师之显诀。无以自效,辄直赞其法而普告大众耳。”

  从这短短的《圆觉经序》中,我们可真切感受到裴休对《圆觉经》的深刻悟解,以及他对宗密禅师谦恭待人,超人妙悟的赞叹。同时,也表达了自己对宗密禅师对自己教诲的无限感恩之情。

  宗密禅师圆寂之后,裴休还执笔撰写了纪念宗密禅师的《故圭峰定慧禅师传法碑并序》。在这篇长达2400多字的碑文中,裴休回顾了宗密禅师一生学法,亲近善知识,以及得法之后弘扬佛法的人生经历,赞扬了宗密禅师严持戒律,精进学修,提携后学,为人谦虚的品格。裴休还赞扬了宗密禅师博通三藏教典,积极弘扬禅宗和华严宗的光辉业绩。作为宗密禅师的弟子,裴休还在碑文中描述了自己与宗密禅师的师徒感情。碑文云:“休与大师、于法为昆仲、于义为交友、于恩为善知识、于教为内外护,故得详而叙之,他人则不祥。”裴休认为,自己与宗密禅师之间,从探讨佛法方面来说,已经超越师徒之间的威严,颇有兄弟间的情谊;从道义方面来说,两人则可称为挚友;从恩情方面来论,宗密禅师是自己的善知识;从沙门与檀越关系论,宗密禅师是自己佛法方面的内护善知识,而自己则是宗密禅师的外在护法。

  裴休与这三位著名高僧之间的密切往来,不仅提升了自己的佛学素养,而且坚定了自己修道的信念。裴休之所以持戒吃素,精进修道,与以上三位高僧的影响是分不开的。裴休作为三位高僧的护法,不仅从物质方面护持他们,也积极为这些高僧的弘法做力所能及的工作,与高僧之间真正建立了亲密无间,亦师亦友般的师徒关系。

精彩推荐
242| 623| 701| 204| 576| 118| 837| 437| 332| 772|